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疫情下大国关系:中美更趋严峻、俄美彼此示好、欧美陷入昏迷

欧美日韩 时间:2020-07-28 浏览:
疫情下大国关系:中美更趋严峻、俄美彼此示好、欧美陷入昏迷

中美:磕磕绊绊,更趋严峻

袁幽薇(作者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交流部副部长)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期间,中美关系并没有因为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签署而趋于稳定,而是磕磕绊绊,更趋严峻。

变局之下,美国对华政策“变味”

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经济全球化和新科技革命带来了迅猛发展,但包括美国在内的不少国家国内调节机制失灵,导致其内部贫富差距、地区差异、政治分歧、族裔差别不断拉大,多重矛盾交织,逆全球化和单边主义抬头。与此同时,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东升西降”格局日趋明显。这些深刻变化从内外两个方向对美国等西方国家造成冲击。

在此背景下,美国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的定位趋于固化。从美方一系列文件可看出,美国对华接触政策的基础不复存在,中美竞争是两种制度的长期战略竞争。面对中国从经济、价值观和安全三方面的挑战,美国按照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并采用全政府和盟友动员模式,全力保护美国国家利益并扩展影响力。

今年是美国大选年,疫情造成美国经济停摆、种族问题凸显,特朗普和共和党的选情遭遇挑战,向中国“甩锅”成了特朗普和共和党人缓解国内政治压力的捷径。目前涉华议题成为美国初选和大选的支柱性议题,两党候选人企图通过比谁对华更为强硬来锁定胜局,形成了“逢中必反”的反常政治氛围。

基于战略考量,美国恶化中美关系

美国推行印太战略,联合澳日印,对中国形成包围遏制之势。目前美正推行“蓝点计划”,企图与“一带一路”形成竞争,美国一系列动作造成中美双边关系螺旋式下滑:

——罔顾事实,在疫情全球暴发问题上“甩锅”中国。 美国先是误判疫情,对中国持“冷眼旁观”和“幸灾乐祸”的态度。随后,为掩盖自身抗疫不力,特朗普政府部分官员宣扬所谓的“病毒起源论”“口罩外交论”等,通过舆论攻势污名化中国。这些做法误导了部分美国民众,一定程度上导致两国民众对立情绪上升,恶化两国关系整体氛围。

——明暗两手,在台湾、香港和新疆等关系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触碰底线。 在台湾问题上,美台互动不断,军事交往频密,发展实质性关系,公然违背了一个中国的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在涉港问题上,美方暗中煽动、资助和操纵香港暴力活动,并就中国全国人大通过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发表干涉中国内政的不当言论;在涉疆问题上,美方无端攻击中国,对中国进行莫须有的诬蔑。

——遏制打压,在高科技领域加速与中国脱钩。 美国政府从对华为单个企业进行点对点打击,发展到打击中国高科技领域全行业。美国利用其在高科技领域的领先地位,强行在高科技领域与中国脱钩,以达到将中国限制在产业链低端的目的。

——强行切割,限制学术交流与媒体常驻等正常交往。 美国从2017年开始出台了限制中美科技人才和学生交流的政策,包括审查研究机构合作计划、加强赴美中国学者背景调查等。今年5月29日,美国政府颁布公告,禁止有军方背景的中国留学生和学者赴美求学或研究。美国参众两院均有议员提出议案,阻止中国学生获得学习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的签证。今年2月,美国将5家中国新闻机构在美的分支机构列入驻美外国使团,对其人员和不动产进行监管。6月23日,美国又将4家中国媒体在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企图限制中国媒体的影响力。

美方上述行为导致中美关系趋于严峻,双边关系降至两国从1972年恢复接触以来的最低点。

我国应客观理性应对挑战

随着美国大选临近,中美关系进入高度敏感期。为避免中美关系无底线下滑,在关系我国核心利益和其他原则性问题上,我国应划清并恪守底线,做好最坏打算,与美国展开斗争博弈。同时,也要尽最大的努力,力争中美关系斗而不破,保持相对稳定。

首先,尽力保持沟通渠道畅通。 目前中美关系不断下滑,双方直接沟通交流的紧迫性上升,双方保持沟通能够避免误解误判,有效管控矛盾和分歧。

其次,在能够合作之处不排斥合作。 中美双方应全力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为第二阶段协定谈判打下基础,管控好两国在经贸领域的分歧,并积极探索在地方、金融、公共卫生和农业等领域加强合作的可行性。

最后,最为关键的仍是坚持做大、做强自身。 在全球经济面临前所未有挑战之时,中国宜以更高水平的开放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这正是为提振自身经济和世界经济作出的重要努力。

2

俄美:彼此示好,僵局难变

丁晓星(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亚所所长)

疫情在全球持续,俄美关系在此期间出现新动向:一方面,双方领导人沟通增多,有借疫情缓和关系之势,特朗普尤其想改善对俄关系,联俄制华意图明显;另一方面,俄美在战略稳定、地缘政治、经贸科技、人权等领域分歧巨大,俄美表面的缓和仍遮掩不住深层矛盾。

互动频繁,各有所图

俄美两国都受到疫情较大影响。由于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美国疫情十分严重;俄罗斯方面,普京称基本控制住了疫情。

6月19日,人们走过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红场 白雪骐 摄

6月19日,人们走过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红场 白雪骐 摄

疫情发生以来,俄美互动频繁。两国相互提供了医疗物资援助。3月底以来,特朗普与普京已进行了数次沟通,俄美领导人如此密集的电话外交实属近年来罕见。4月25日,双方就易北河会师75周年发表联合声明,一度释放出俄美摒弃分歧的友好信号。5月底,特朗普表示,将推迟原定于6月在美国举行的G7峰会,并决定邀请俄罗斯、印度、韩国和澳大利亚参加G7峰会,这一度引发俄美两国国内的高度关注。

俄美频繁互动的背后是两国都有改善关系的意愿。在俄看来,乌克兰危机和俄干涉美大选事件导致俄美关系落至低点,西方多轮经济制裁也使俄经济饱受打击,俄愿意在平等的基础上与美开展对话合作,缓和关系。从美来讲,中美竞争加剧,美全球霸主地位动摇,美遏华战略不断强化,试图联俄制华。

深层矛盾根深蒂固

应该看到,俄美表面上的热络掩盖不了两国深层矛盾,双方间的分歧与矛盾是战略性和根本性的,很难因一时一事而变。

首先,美力图维护其全球霸权地位,而俄主张世界多极化,反对单边主义,两国对全球秩序的看法存在着根本分歧。美将俄视为挑战其霸权地位的战略对手,对俄打击遏制的政策不会变。

其次,美对俄的制裁已被国会通过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美国内精英反俄情绪浓厚,很多人并不认同特朗普政府的对俄缓和政策。

第三,俄美之间的战略稳定协议或将不复存在。美已退出反导条约、中导条约,俄美削减战略武器的协议也将于2021年2月到期,俄提出将该协议延期,但美并不想如此,双方间战略稳定的基础面临全面崩塌的可能。